今天是: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专题专栏 > 弘扬好人精神 >
林水英三年替夫还债15万―― 赖债?良心这道坎
作者: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02 08:44  点击数:

  

  林水英的米店。
  

  

  林水英的家

  

  林水英的儿子正在搬货物

  
  

  有这样一个女人,丈夫因车祸撒手人寰,留下20万元债务。人不在,债在。她在病痛的折磨和丈夫去世的双重打击下,3年来,坚持替夫还债达15万元。她叫林水英,一肖一码杨柳镇杨柳社区一位49岁的普通农家妇女。

  “小四子在世的时候,个个都信任他,他现在不在了,我不能让他背债。”

  林水英说这话时,声音很轻,但每个字又都像一粒粒铜豌豆一样,掷地有声。49岁的她,头上已有很多白发,她口里所说的“小四子”,就是与她相濡以沫20多年的丈夫汪兴兵。

  三年前,汪兴兵在车祸中去世,留下很多债务,为了守信丈夫生前的承诺,林水英带着一对尚未成年的儿女,一边和病魔抗争,一边省吃俭用,一点点还债。三年里,还掉债务近15万元!――而这些债务里,有近一半连个欠条都没有。

  今年5月,林水英刚刚入选“宣城好人”。

  丈夫去世 债主上门

  林水英的四口之家本来是幸福美满的。丈夫汪兴兵勤快能干,做着稻米生意,一双儿女听话聪明,家里还经营粮油米店,小日子过得踏踏实实。然而,2012年9月26日的一场车祸,彻底改变了这个家。那天,46岁的汪兴兵运输稻谷途中突然不幸被撞身亡。这场车祸撞到了汪兴兵,也撞塌了整个家庭的顶梁柱。

  “我当时没看见他人,但是看到他的鞋子,还有那么多血,就知道真是小四子出事了,整个人当时就傻了。”时隔三年,林水英说起丈夫出事的场景,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,双手紧紧握拳,语调了明显僵硬。

  一直以来,林水英还时常呆呆地望着门外的马路,还希望丈夫能像往常一样骑着车回家吃饭。

  还没等从悲痛中走出来,一个个上门来要债的债主,让林水英再次懵了。从债主们的口中,林水英才知道丈夫生前欠下了一笔稻米款。2009年与2011年,林水英先后身患乳腺癌、胆结石,长时间吃药、化疗,因为治这些病都需要大量的钱,“小四子怕我操心,他在外面借了多少钱,从来不跟我讲。”林水英说,汪兴兵生意上的资金来往她一无所知,而在车祸中,汪兴兵随身携带的票据也遗失殆尽。很快20万的债务就统计下来了,林水英说自己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,如今却背负得那么真实。

  正因为对债务一无所知,一些连借条都没有的人上门要债时,她只能任凭对方口头说多少就是多少。做生意有债务就有债权,但上门还债的却一个人没有。林水英印象有几个欠自己家货款的客户,当上门要求还款时,由于没有欠条,对方都说账目已在她丈夫生前已结清。

  “你真傻!连欠条都没有你就乱给。”“他们说钱还给了小四子,你就信?上门去闹啊!”面对邻里的质疑,林水英说,自己是个庄稼人,将心比心,她觉着没有人会骗一个身处困境的人。困境不仅仅来自债务,而两个孩子实在忍受不了父亲去世的打击,常常以酒浇愁,这让林水英伤心不已。丈夫去世、孩子消沉以及身体的疼痛等多重打击,让林水英有时候靠在门口看天空都觉着一片昏暗,好想顺着门瘫坐下去。但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:“不能绝望,不能让人家说小四子账。”正是这份信念支撑着她扛起压力,开始了艰难的还债之路。

  三年还债 不买新衣服

  两个孩子尚未成年,自己每天还需要靠药物控制病情,还债之路远比林水英想象的艰辛。

  为了尽早还清债务,林水英将拿到的部分赔偿款悉数还债,连丈夫生前用于收购稻子的两部三轮车都低价变卖,最苦的时候连做面条的机子都贱卖了。一次,有个没有欠条的债主上门要账,一听说对方等钱做手术,林水英急忙将自家河滩地上桦树砍了亏本卖掉,凑了4000元给对方。剩下的2000元债务实在没钱时,林水英就用米店的米来抵债。有一次,有个人上门说汪兴兵欠他一笔买麻袋的钱,但事实上,因为成本高,汪兴兵2010年之前就改用蛇皮袋了,根本不可能欠麻袋钱。甚至有人几次上门声称汪兴兵欠钱,但每次说出来的数目竟然都不一样……

  不光是要操心自家债务,汪兴兵生前曾为人担保过债务,因为找不到债务人,债主找上门,林水英花了十几天时间,每天走二三十里路,终于找到欠债人,让双方结清债务。

  在这间10多个平方米的米店里,林水英讲述这些事的时候,始终从容淡定。儿子汪飞鹏告诉记者,母亲三年来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。身上唯一一件像样的花纹裙子,是自己两年前花60元在马路边小摊子上买的,为此,母亲还责备自己乱花钱。

  为了还债究竟吃过多少苦,林水英不愿过多提及,在她看来,日子只要能过得下去,就是幸福的。

  为了多赚点钱,身体虚弱的林水英,一到下半年,每天凌晨两点就起来做饺子皮、灌香肠。看着母亲双手起满了冻疮,汪飞鹏说在母亲身上看到了父亲当年的影子:“他是两个馍能吃饱就绝不吃一碗饭的人。哪怕是下雨天,他也会穿上雨衣,去田里转转,拔拔草。”因为经历许多,这个刚满20周岁的90后,脸上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,他告诉记者,正是母亲身上的坚韧,让他和姐姐不再酗酒,走出了人生的困境:“债务是有限的,我爸妈的诚信是无价的”。

  这世上 还是好人多

  “我看电视上有人花了10年时间来还债。”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磨难,林水英依然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。提起那些连利息都不要的好心人,她的言语里满是感恩。

  同村有位叫汪兴改的村民,林水英在还他2万6千元钱的时候,汪兴改说什么也不要利息。汪兴改原以为,丈夫不在了,林水英娘三个日子过得艰难,钱会很晚才还。可没想到的是,当年年底,林水英就主动把钱送到他手里。“她家里那么难,没想到会按时还钱,真没话讲,我怎么可能还要利息。”汪兴改没要利息让林水英过意不去,她悄悄地给汪兴改的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套衣服。

  不要利息的还有同村的70岁老人陈发胜,丈夫借了他3万块钱,几年下来利息有近3千元,当林水英来还钱的时候,陈发胜接过本钱,撕掉了欠条,坚决不收利息。“她这么讲诚信,我们怎么好意思要利息。”在镇上开小吃店的邻居胡琴告诉记者,因为两家关系要好,汪兴兵借钱的时候并没有打欠条,但林水英还是毫不怀疑地将钱还给了她。

  “他们做生意从来没有缺斤少两。”“她家的油都是自家榨的,特别好特别香。”尽管背负重债,但林水英开的这间小店在街坊四邻的口碑里一直很好。

  前段时间,80多岁的陈奶奶颤颤巍巍地给林水英送来30元钱。原来,陈奶奶在买米时,林水英多给了她30元。镇上人告诉记者,因为陈奶奶年纪大了,林水英虽然生活困顿,但不时还是会给老人家送一些米面。

  三年的时间里,为了还债,林水英一家人勤俭节约,甚至变卖资产,已归还欠债15余万元,其中没有凭据的口头债务占到一半。林水英说她一定会慢慢还清,绝不会让“小四子”背债。

  目前,林水英还有5万多元的债务没有还清,而三年来,车祸事故的赔偿款还有部分没到位,林水英甚至找不到对方。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对方能够早点清还赔偿款,让她把欠款还清。

  生活啊 还是要往下走

  “他给你留下这么多债务,你怨他不?”记者问林水英。

  “我不怨他,他是非常好的人。”提到“小四子”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。

  林水英口中的“小四子”究竟什么样?林水英拉开手边桌子的抽屉,宝贝似的递给记者一张相片。这是张汪兴兵40岁时两人补拍的结婚照,定格了10年前汪兴兵幸福的笑容。国字脸,头发中分,眼睛炯炯有神,在林水英的心目中,丈夫帅极了。盯着照片上笑脸,林水英紧紧握住照片,采访中,第一次泣不成声。

  林水英说,最难熬的要数各种节日,她总是会想起“小四子”,想起那个无微不至关怀她的人,想起那个没留下只言片语,就匆匆离开的人。

  这间汪兴兵留下的米店在杨柳镇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历史,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,也承载着林水英太多悲喜。林水英每天早上四点半起来,早早开门营业,一直到晚上天完全黑下来才休息。

  一天最开心的时候,就是中午做好饭,一家人围坐在店里的桌子上吃饭,这时候林水英总爱看《男生女生向前冲》,一家人难得的开怀大笑。

  3年过去了,家里的物质生活没有改善,店里进货时也常常赊账。但让林水英欣慰的是,儿女们听话懂事了。因为不舍得再花钱买药,林水英常常晚上因头痛的大汗淋漓而无法入睡。这时女儿汪红就坐在床头给她按摩缓解。为了照顾她,已经结婚的汪红在米店隔壁租了间店铺卖酒,尽管有了身孕,仍然坚持为母亲按摩。儿子汪飞鹏也从不让她干重活。林水英现在最期盼的就是外孙的到来,那时她就是外婆了。

  采访最后,林水英说了一句话:“债也许能躲掉赖掉,但良心这道坎过不去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5 宣州区人民政府 All Rights Reserved
宣州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宣州区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电话:(0563)3020331 传真:(0563)3023429
皖ICP备05004400号